晏黎

从不产粮,别关我,真的!

戏稿

独自一人漫步于静谧的小道上抬眸望向狡黠的月亮在寒冬的夜晚显得孤独闭目立于街道一座亭子静心倾听耳边传来风吹打树林的哗哗声月光透过树梢落下斑驳的数道残影。心中不禁慷慨万分扬眉勾唇朝天笑了笑道。实是难得一遇的月色美景。

什么人?

先是在风声中察觉到细碎的脚步声扭头看向声源处隐约见到树丛中有一对狐耳,便料到此物许是狐妖。蓄力于脚底遂纵身一跃至她面前抬臂从腰侧提起酒壶至嘴角灌了一口。这位美丽的姑娘。

夜色已深,这位姑娘?

月光勾勒着唇廓笑意,狭眸爽朗开口问道。

#关于扁鹊的梦

#十句梗

这儿黎 小学生文笔

注意ooc!

如有雷同请打我[作死]

扁鹊在深山里也是隐居多年,若是问到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便是前几年曾救过剑仙李白一命,几月过后确认伤并无大碍才放此人会长安。
这天,扁鹊正在分类自己刚刚采来的药草。
“砰砰。”
听闻屋外的人敲打着木门。
“啧。”扁鹊放下手中的活,皱着眉头走向门口。
这时扁鹊正走神的想这时候该是谁来了。敲门人见屋内没反应就改为撞门。扁鹊刚打开门就见那人撞了上来。
“哪位?”扁鹊皱着眉颇有礼貌的微笑。
“我是李白。”李白弯眸轻笑一声。
“砰。”门直接被关上。
“小医生——”
“越人——”
“娘子开门啊。”
“谁你娘子……”
“放我进来嘛。”
“陪我玩个游戏就开门。”
“什么游戏?”
“待会无论我说什么你都回答嗯。”
扁鹊打开门,抱住李白。笑的没心没肺,打算整一整李白,谁让他没来找过自己。
“李白。”
“嗯。”
“不准叫我娘子。”
“嗯。”
“不可沾花惹草。”
“嗯。”
“生病必须吃药。”
“嗯。”
“今晚你睡沙发。”
“嗯。”
“我最讨厌健康的病人。”
“嗯。”
“不要装病来我这。”
“嗯。”
“受伤就赶紧回家。”
“嗯。”
“我叫医生,不叫娘子。”
“嗯。”
“说好了的等你回来。”
“嗯。”
“就一起去长安城开个医馆。”
“嗯。”
可李白的脸色没变过半分,只会乖乖的回答同样的话。
李白从未来过。
扁鹊从桌上惊醒,看了看桌上的自己配制的药,愣住好一会才自嘲几声。
“又是四月。”
“妄想症该治治了。”